Facebook 的反垄断诉讼正在酝酿,Instagram 被盯上了

Facebook 的反垄断诉讼正在酝酿,Instagram 被盯上了

Instagram买粉丝

    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(FTC)的大刀正在砍向Facebook,联邦贸易委员会正筹划着向Facebook发起了反垄断诉讼。这个诉讼随时都有可能发生,我最近最担心就是这个,万一在我写完这篇文章之前,联邦贸易委员会就发了起诉书,那我几个小时都白写了,真的欲哭无泪。

    可以肯定,联邦贸易委员会会向Facebook提起诉讼,那么现在最大的问题来了:它的大刀将砍向Facebook的哪一个业务。答案是Instagram。

    你没看错,就是Instagram。你只需要研究一下之前大型科技巨头的反垄断案件,联邦贸易委员会用过的法律,以及Facebook的业务状况,你就可以做出这个很明显的事实:扎克伯你可能觉得联邦贸易委员会既然在2012年批准Facebook收购Instagram,就可能不会瞄准它,但情况确实如此。当你读完这篇文章时,格鲁夫(扎克伯格)王冠上的宝石(指Instagram)正受到威胁。 ,你就会明白背后的原因。

    大环境变了

    美国正在重新认识科技巨头的力量,情况与联邦贸易委员会八年前批准了Facebook收购Instagram的时候完全不同。如今,美国政府内部几乎达成共识,认为这些科技巨头的规模和行为正在损害市场公平运作的能力。因此,联邦贸易委员会还在调查亚马逊(Facebook),司法部正在调查苹果(Apple)公司,刚刚起诉了谷歌(Google)。在多年的放任之后,游戏开始了。

    在《谢尔曼反托拉斯法》的框架内

    联邦法律委员会将利用谢尔曼反托拉斯法向Facebook提起诉讼。这部法律历史悠久,由本杰明·哈里森总统(BenjaminHarrison,美国第23任总统)在1890年签署,而正是如今监管机构必须《该谢尔曼法》第二条禁止公司通过反竞争手段获得或维持相互干预。根据该法案,监管机构如果要证明某公司涉嫌“维持所有权”,必须举证公司有如下行为: 1)该公司在市场上拥有垄断权; 2)该公司有“排他性行为”,利用其规模减少了市场上的竞争; 3)其反竞争行为使它维持了垄断。

    微软的先例

    要准确地预测联邦贸易委员会将如何攻击Facebook,我们有必要研究过去针对科技巨头的反垄断案例。1998年,美国司法部((DOJ)首次利用《谢尔曼反托拉斯法》对微软提起反垄断诉讼。在微软案中,司法部认为,微软明白网络及相关中间件(译者注:中间件是一种独立的系统软件或服务程序,多种应用软件采用这种软件在不同的技术之间共享资源,中间件置于服务器的操作系统之上,管理计算资源和网络通信)到Windows系统变得可有可无,威胁到它的相互干扰,因此,为了维护其自身的扩展,微软强制要求其合作伙伴分销InternetExplorer浏览器,帮助其控制网络访问。

    上个月,司法部认为有一份与微软案“几乎完全相同”的被告书,这次的起诉对象是谷歌,而其主要的关注点仍然是分销协议。这一次,司法部认为,随便着人们的上网设备从桌面端转向移动端,谷歌以不正当的方式维持了它在网页搜索的专有分区:谷歌向移动设备制造商和无线运营商支付了数十亿美元,使谷歌成为他们的默认搜索引擎。

    司法部的这两个反垄断案都是基于同一种观念:科技巨头会在面临威胁到他们垄断的重大转变升级中,把冲突拒之门外。在和微软的诉讼中,司法部胜诉了,不过,最终在吸引力过程中达成了妥协。目前,谷歌的反垄断案还在审理中。

    Facebook反垄断案:从何处入手

    毕竟谷歌和微软,Facebook并不拥有操作系统,(至少在美国)也没有大量的分销协议。如果人们想使用Facebook和它本身的相应应用,就必须下载才行。因此,针对Facebook的反所有权诉讼将是截然不同的,甚至在一些关键领域依然有相似之处。

    对Facebook反垄断案而言,联邦贸易委员会的最佳论据是该公司在社交媒体领域的衔接。在本世纪头十年里,Facebook用更好的产品(以不违法的方式)打败了微软Facebook曾经在2000年代末期面临危机,当时移动互联网发展势头迅猛,尽管Facebook的网站还不错,但是转向移动设备的潮流让它措手不及,其移动端的体验不是很好。为了赶上其他社交媒体平台,Facebook在2010年早期和中期收购并建立自己的移动社交媒体帝国,从那时开始,它已经有反竞争行为了。这些可以使用联邦贸易委员会决定其垄断范畴的论据。

    其实,联邦贸易委员会最关注的是即时通讯,尤其是2014年Facebook以190亿美元收购WhatsApp的交易。当时,即时通讯应用程序开始在构建社交网络功能上展现出自己的力量。WhatsApp有机会走这条路,获取通讯录信息添加好友,增加信息流功能,不过,Facebook在它进行之前就收购了它。考虑到WhatsApp并没有进入社交网络领域,而且还有很多其他的即时通讯应用程序可以选择选择,诉讼无疑很难成功。联邦贸易委员会很可能不会考虑起诉WhatsApp。

    再让我们来看看Instagram。曾经,Instagram可是把Facebook吓坏了,因为Instagram完全是移动优先的,它有自己的内容和信息流:人们会在ins里发布自己拍摄,加过滤镜的照片,不像Hipstamatic和CameraAwesome等其他拍照应用那样,人们用这些软件修好图后会发布到Facebook上。

    2012年,扎克伯格在某个内部邮件中位置,“ Instagram会给我们带来沉重的打击。”当他向Instagram提出收购时,Instagram的创始人凯文·希斯特罗姆(KevinSystrom )担心Facebook会进入“毁灭模式”。最终,希斯特罗姆以10亿美元的价格将自己的公司出售给Facebook。通过这次收购,Facebook避免了同Instagram的竞争,它确实通过收购维持了其优势或竞争优势。目前,它在社交网络领域仍然遥遥领先。

    针对Instagram的诉讼是联邦贸易委员会对Facebook能提出的最有力的诉讼,针对Facebook所属的其他任何软件的反诉讼诉讼都会让人感到意外。现在,我们需要做的就是等待。

Facebook买专页赞刷粉丝,点赞,观看量,评论,加微信ins1520

Instagram买粉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