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正「致郁」还得看 Instagram

真正「致郁」还得看 Instagram

Instagram买粉丝

Instagram买粉丝,加关注,刷评论,买点赞,刷观看量。请加微信ins1520

当13岁的AnastasiaVlasova第一次拥有自己的Instagram账号,她被闪闪发光的健身网红们吸引了。

年轻貌美,肤色健康,凹凸有致的身材,完美的腹肌,轻松完成100个波比跳的耐力,永远面带微笑充满活力……一切都让她非常向往。有那么一段时间,Vlasova忍不住每天刷3小时Instagram,希望能鼓励自己动起来多去健身房和健康饮食。

事情在后来发生了改变,Vlasova开始出现焦虑、失眠和抑郁的症状。

当我关掉Instagram时,我觉得自己很糟糕,我会照镜子然后心想,天哪,我跟这些健身网红的状态相差太多了,我需要锻炼。后来这种想法变得有点畸形了,每次吃了不健康的食物,我就开始惩罚自己……因为Instagram,我患上了饮食失调症。

《华尔街日报》报道指出,过去3年,Facebook一直在研究Instagram如何影响青少年用户。

最近一些泄露的内部研究文件显示,他们对这些负面影响心知肚明,却一直在公开场合含糊其辞,只强调社交网络的好处,并拒绝跟学者和立法机构共享研究结果。

完美的他者,让青少年「致郁」的社交深渊

32%的未成年少女表示,当她们不喜欢甚至讨厌自己身体的时候,Instagram让她们感觉更糟。Instagram的社交比较,会改变年轻女性如何看待和描述自己。

2020年3月Facebook内部公开的一份研究里,清清楚楚写着以上表述。这样的结论不是第一次出现,2019年另一份内部研究也指出:「我们让1/3的少女身体焦虑问题变得更糟糕。」

研究人员分析称,TikTok以有趣的表演为主,Snapchat的各种贴纸和滤镜让人将注意力集中在面部,相比之下,Instagram非常注重身体和生活方式,它的社交比较也比其他平台更为严重。

Vlasova的情况不是个例,更多女孩正因Instagram徘徊在「致郁」边缘。

17岁的EvaBehrens表示,自己学校年级的女孩,过半都在跟Instagram引起的身材焦虑问题作斗争,「上一秒我可能感觉良好,下一秒刷会Instagram,这种感觉就灰飞烟灭了」。同样17岁的MollyPitts,发现同龄人正用Instagram来衡量彼此的受欢迎程度,每次她查看自己的粉丝数都胆战心惊。

而19岁的LindsayDubin只是简单搜索了一下「锻炼」,接下来,她的Instagram发现页挤满了如何减肥、女性理想体型、瘦身这样吃之类的内容推荐——算法自以为懂她,实际上让她崩溃。

Facebook的研究还发现,青少年会自发地将焦虑和抑郁问题的增加归咎于Instagram;另外,有自杀念头的青少年中,13%的英国用户和6%的美国用户称想法来源于Instagram。

关于社交网络为青少年心理健康带来的影响,学术界一直都在研究,而「社交比较」似乎是其中避无可避的一道重压——为什么我的腰没有她的细?为什么她的健康餐看起来更美味?为什么她的笑容能这么清澈甜美?怎样才能拥有她吹弹可破的肌肤?为什么我这么努力,却还那么普通?

Facebook的研究表明,不管是男孩女孩,都有过这样负面的社交比较经历。

人类的大脑很容易将自己与同物种的其他成员进行比较,这是一种自我保护的原始方式。

心理治疗师RebeccaSparkes指出,「社交比较」是人类的天性。只是在原始时代,我们受限于地理位置,只跟身边的部落成员作比较;而今天通过互联网,我们可以接触来自世界各地的人,大洋彼岸某位光鲜亮丽的模特,可以随时通过社交网络成为你的目标对象。

这种社交比较,带来的结果可以是毁灭性的。

在Instagram(国内可对标小红书),每个人发布的内容都带着美好生活的滤镜,是高光时刻的合集,也是精心策划的人设。没有人能时时刻刻活成那样,但网红们为了好看的数据和广告收入,一次次向你制造假象:我美丽、自信、富有、大把闲暇时光,只要努力一下,你也可以成为我。

当你用真实的自己跟别人的「假面」完美进行对比,难免会带来不满、自卑和沮丧的情绪,让你无法判断自我的真正价值,甚至导致焦虑、抑郁、身材羞耻等心理健康问题。

社交网络才不会告诉你,博主肚子到底有几层肉社交网络才不会告诉你,博主肚子到底有几层肉

当然,这片场域影响的不只是观众,明艳动人的网红本人也可能正在焦虑和抑郁中挣扎。

穿搭博主CamilleCharriere,在Instagram上有110万粉丝。她有独特的穿衣风格,豪华的房子,大牌给她送好看的衣服,经常受邀出席各种派对……按理说是女孩们羡慕想成为的人,但她也经常无意识陷入比较之中。

有时遇上糟糕的一天,这些想法会变成消极的心态,让我变得沮丧和低落。我会贬低自己,认为自己一文不值,所有人都过得比我好。

Instagram博主CamilleCharriereInstagram博主CamilleCharriere

GQ报道曾分享过一位小红书博主蒋东霖的故事。她在2018年赚到人生第一个100万,受邀参加某奢侈品牌大秀时坐在第二排,称很羡慕第一排的博主。她从不在小红书谈论自己的负面情绪,那里只有她生活完美的一面。00后的博主势头正猛,蒋东霖会为不够好看的数据而失眠,焦虑得睡不着觉,这一切只有微博小号和她身边的人知道。

这种不够光鲜亮丽的故事,青少年很少能在Instagram看到。社交网络的流量密码,只会为你传送层层滤镜包裹下「向往的生活」;而「只分享最佳时刻」的共识,能让所有参与其中的人都陷入病态。

Instagram买粉丝